北京离婚纠纷律师网
罗某与李某1、李某2婚约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
来源:北京婚姻律师网 | 作者:北京婚姻律师 | 发布时间: 2017-12-21 | 811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

民事判决书

2017)湘01民终3712号

上诉人(原审原告):罗某,男,1989年4月27日出生,汉族,住湖南省浏阳市。

被上诉人(原审被告):李某1,男,1968年9月30日出生,汉族,住湖南省浏阳市。

被上诉人(原审被告):李某2,女,1992年5月4日出生,汉族,住湖南省浏阳市。

上诉人罗某与被上诉人李某1、李某2婚约财产纠纷一案,不服湖南省浏阳市人民法院(2017)湘0181民初498号民事判决,向本院提出上诉。本院受理后,依法组成合议庭,对本案进行了审理,本案现已审理终结。

原审法院审理查明:罗某与李某1之女即李某2于2014年农历5月经媒人介绍相识,后于2016年5月正式确立恋爱关系。2016年10月2日,罗某与李某2按照农村习俗举行订婚,订婚时罗某为李某2购买了“三金”(即金手镯1个、金戒指1对、金项链1条),订婚当日,罗某给付李某2彩礼现金46888元。此外,罗某还打发给李某2父母每人红包一个(各2888元)、给李某2弟弟红包一个(1688元)、给李某2其他六位亲戚红包各一个(各428元),共计10032元,同时,在订婚时,李某1、李某2也打发了罗某红包2000元。另在罗某与李某2恋爱期间,罗某还赠送李某2弟弟电脑配件一套(英特尔酷睿处理器+主板CPU套装)。订婚后,罗某与李某2在广东省中山市同居生活一个月左右。后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,但计划于2017年农历正月举行结婚仪式,因双方在准备结婚事宜时存在分歧,罗某遂向李某1、李某2提出解除婚约。诉讼中,李某2同意将上述金器“三金”退还罗某;李某1、李某2称在罗某与李某2恋爱及订婚时,李某1、李某2还打发定亲车队红包1800元,给罗某外甥红包1500元,此外双方均称在交往过程中,双方均还有相互打发红包及其他支出,但均未提交相关证据予以证实且对方互不认可。另李某2要求罗某赔偿其精神损失费、青春损失费、名誉损失费共计472000元并支付其工资12000元,但均未提交充分有效证据予以证明且罗某不予认可。

原审法院认定以上事实的证据有:当事人陈述、照片、通讯记录等。

原审法院认为:彩礼是中国传统的婚姻习俗,是在缔结婚姻的过程中男方以结婚为目的支付给女方的礼金,罗某与李某2按农村习俗举行订婚仪式,并未进行结婚登记,双方在订婚后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即解除了婚约,故李某2应将彩礼金予以适当返还,本案彩礼金应认定为46888元,其余在罗某与李某2交往及订婚过程中,双方向对方及其亲属所打发的红包以及罗某赠送给李某2弟弟的电脑配件均属赠与性质,不在彩礼范围之内。罗某与李某2在未充分了解慎重考虑的情况下,即订立婚约,对由此引起的纠纷双方均有一定过错,也应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。结合当前社会实际情况及本案案情,依法酌定李某2返还罗某彩礼20000元。

诉讼中,李某2同意将上述金器“三金”退还罗某,系其自由处分权利,且不违反法律规定,依法予以准许。此外,对于双方称在罗某与李某2交往过程中双方均还相互打发红包及其他支出,但均未提交相关证据予以证实且对方互不认可,依法不予认定。李某2要求罗某赔偿其精神损失费、青春损失费、名誉损失费共计472000元并支付其工资12000元,但均未提交充分有效证据予以证明且罗某不予认可,故依法不予支持。因李某1系李某2的父亲,并非彩礼的接收方,故李某1并无返还罗某彩礼的义务。

综上所述,对于罗某要求李某1、李某2返还彩礼的诉讼请求,依法予以部分支持。据此,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》第一百三十四条,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〉若干问题的解释(二)》第十条之规定,判决如下:一、李某2于判决生效后五日内返还罗某彩礼20000元及金器(即金手镯1个、金戒指1对、金项链1条)。二、驳回罗某的其他诉讼请求。一审受理费1751元,减半收取875.5元,由罗某负担472.5元,由李某2负担403元。

罗某上诉称:罗某与李某2原打算于2017年农历正月结婚,后来由于李某1认为彩礼太少而要求罗某大幅增加彩礼,罗某无力承担从而导致矛盾爆发,李某2要求和罗某和平解除婚约,以至于双方最终无法结婚。因彩礼的返还与否和男女双方订立婚约时感情好坏、订立婚约时双方是否有过错均无关。故原审法院仅仅酌定李某2返还少部分彩礼,不符合法律规定。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,依法改判李某1、李某2返还罗某彩礼现金、金器及电脑配件,共计人民币78047元。(彩礼现金56920元、金器价值15928元、电脑配件价值5199元)

本院二审期间,罗某提交了媒人罗长英出具的说明材料一份,拟证明罗某、李某2解除婚约的原因及罗某给付李某2财物的情况。李某1、李某2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,本院认为出具证人证言的证人应该出庭接受询问,故本院无法确认该证据的真实性。

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一致。

本院认为:罗某上诉称因彩礼的返还与否和男女双方订立婚约时感情好坏、订立婚约时双方是否有过错均无关。故原审法院仅仅酌定李某2返还少部分彩礼,不符合法律规定。请求李某1、李某2返还彩礼现金、金器及电脑配件,共计人民币78047元”,经查,本案彩礼金应认定为46888元,其余在罗某与李某2交往及订婚过程中,双方向对方及其亲属所打发的红包以及罗某赠送给李某2弟弟的电脑配件均属赠与性质,不在彩礼范围之内。原审法院结合当前社会实际情况及本案双方当事人已经同居的情况,酌定返还部分彩礼并不违反法律规定,但返还数额过少,应适当增加至30000元。该上诉主张,本院部分予以支持。

综上,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,适用法律正确,但处理不当,应予以改判。据此,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(二)项之规定,判决如下:

一、李某2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返还罗某彩礼30000元及金器(即金手镯1个、金戒指1对、金项链1条)。

二、驳回罗某的其他诉讼请求。

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的,应当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,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。

一审案件受理费1751元,减半收取875.5元,由罗某负担400元,由李某2负担475.5元。二审案件受理费1751元,由罗某负担751元,由李某2负担1000元。

本判决为终审判决。